美国降息加QE开启了经济衰退的序幕 - 研究简报 - 美高梅4858财政科学研究院

美高梅4858财政科学研究院

您现在的位置:美高梅中文版 > 研究成果 > 研究简报 >

美国降息加QE开启了经济衰退的序幕

美高梅手机版登录:2020-05-12 点击次数: 字体:

许安拓

2020年第24期(总第676期)

美高梅4858财政科学研究院          二○二○年五月十一日



 3月16日,美联储突然实施大幅降息加QE的刺激政策,恰恰开启了其经济衰退的序幕:


 一、美国经济已经见顶,疫情使经济衰退提前出现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已持续近10年的稳定增长,股市从2009年的7000点涨到最高27000多点,就业也几近充分,即便与多国同开贸易战,其经济仍景气尤佳,特朗普人气一直不减,以致民主党的弹劾也告失败。

 但是,2019年二季度经济增速转而下行,虽然7月底美联储开启十年来首次降息,但9月开始,美国ISM制造业指数却下降到50以下(49.1),而该指数即便在2018年9月中美贸易战达到顶峰时也曾达61.3,此后连续几个月都在荣枯线以下,其经济增速已明显收窄;2019年全年美国零售业已宣布关闭1万多家门店,创历史新高,其中约75%以上是销售服装或纺织品的所谓“软线商店”;2019年10月1日美三大股指首次大幅下跌,并出现2年期与10年期利率倒挂的现象,这是美国经济衰退的重大信号;截至2019年12月,美国政府的总债务已经达到了23.2万亿美元,为GDP总量的110%。这些已经充分展现了美国经济与股市泡沫双双见顶,发生周期性经济衰退只是时间问题,而此次疫情以及油价的突降则开启了此轮美国经济衰退的序幕。


 二、美国大幅推出刺激政策的原因


 此次美联储紧急大幅降息并推出量化宽松的刺激政策,“有失理性”,究其原因,一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已承受不住特朗普的压力,不愿落下美国经济衰退罪魁祸首的骂名;二是美国经济在疫情和油价骤跌的催化下确实提前开启衰退。

 特朗普近一年多一直抱怨并多次警告鲍威尔要像欧洲一样大幅降息,甚至暗示他要降到负利率(以利其大量发债),鲍威尔虽然多次顶住压力(其中也降息三次),但在疫情失控,油价骤跌,市场流动性急减的冲击下,基本确认了美国经济开始衰退,进而直接降息至近零(几乎打光了所有的“子弹”),并声称“美国经济依然强劲,不会实施负利率”。作为相对政策独立的美联储做出这种略带尊严的妥协,只能说明美国经济衰退真的发生了。未来是否实施负利率也不能言之过早!


 三、本末倒置,或促经济衰退


 此次美联储推出的7000亿美元债券中的5000亿用于购买债券,

 2000亿作为抵押贷款支持购买股票,很明显这次QE的主要目的与2008年有很大差异,2008年是为了给金融系统注入流动性以缓解次贷危机,并间接刺激市场,延缓债务,拯救经济;而此次QE的目标则直奔股市,以确保大企业不至于在后续疫情的发展中出现市场供应链中断、劳动力中断等现象时资金链也被中断,确保市场流动性,进而也达到了救市就是救特朗普连任的目的。

 因此,美国才与多国央行联手增加美元互换和流动性。但是,情势发展恐非美联储所愿,一旦疫情继续恶化,市场信心崩溃,这点资金在触发股票大举抛售的情况下,根本就是杯水车薪,非但股市救不了,而且市场在恐慌情绪的推动下会加速陷入衰退,美股在短短一周发生了几次熔断就已经充分证明当前美国经济不仅是资金问题更是经济周期、防疫失控、油价骤降叠加所致,即便随后美国出台更多的刺激措施(财政或唱主角),期间可能会导致股市短期反弹,但大势已去,恐无力回天! 

 近年来美国经济虽出现了诸多问题,但基本面并未出现拐点式的恶化,如在平时,逐步调控或能延缓经济衰退的时间,但至此疫情突发之际,不先控制疫情,稳住人心,反而先去救市,这种本末倒置的做法必将导致经济衰退提前开启。

 我们的对策:

 (一)稳住疫情是确保我国率先恢复经济的前提

 目前我国国内疫情已基本受控,最要紧的是防止输入性疫情的反弹。当前欧美各国疫情爆发,这将引发输入性风险,直接冲击我国的疫情防控。

 因此,当前首要措施是量力而行,逐步收紧关境,采取国别政策和费用自理措施,提高入境成本,并随疫情发展提前做好封关(封人不封货)准备,防止疫情反弹。

 (二)采取国别待遇,重点针对美国

 我国力已居世界第二,美国国策及精英已将我国作为其头号“敌人”,中美实力的反转正常情况下还要20到30年的时间,但此刻不同,适逢重大变故,机遇或在其中。

 从目前防疫经验来看,显然只有我国有能力支援他国,我们可以根据疫情分别对待。针对美国为首的联盟,应分化瓦解,逐渐形成以我为主的国际统一战线。

 (三)针对美国经济衰退的应对预案

 美国疫情一旦失控(除非短期内他们能“搞出”疫苗),经济危机也将到来,股市会继续震荡下跌,紧接着美国会出台更大规模的“非理性”的刺激政策以挽回局面,同时鹰派和鸽派会同时上场,软硬兼施:鸽派可能会像2008年一样向我国“求助(要我们承担更多的大国责任)”,而鹰派则会加剧对我周边的挑衅,以守为攻,武力施压。

 我们应力求 “斗而不破、底线思维”的原则,冷静应对:

 1.美元中长期贬值将不可避免,应逐步抛售美元资产,扩大资源性资产,运回黄金(造势为主),在国际市场增发人民币债券,增加黄金储备。

 2.如美国需我“不减持美债”等“帮助”,要谈判予以交换(让美国承诺不干预我们武统的内政是此时可以考虑的交换条件,台湾若统一,我国力将大涨,崛起亦是水到渠成)。

 3.加大国际大宗商品人民币定价和结算力度,推进资本项目开放步伐,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尽快出台数字货币,间接冲击美元地位。

 

image.png

  数据来源:上交所、深交所(2020年3月18日的A股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


 4.稳住A股市场,以此达到吸引外资并使我国成为国际资金避险之地的目的。目前A股市盈率已很低,本身就具备投资价值,而且近十年几乎没涨,即便近期受国际市场影响有所下跌也有限。

 5.适当驰援日本、欧洲等主要国家防控疫情,分化其与美国的联盟。在经济、科技等领域加强与他们合作,打破其一些领域的封锁政策,推进5G尽快在这些国家的落地生根。同时,与俄罗斯、沙特、伊朗等国开展新的合作,寻机待变。

 6.恢复国内经济。稳住疫情后,短期内要推出以提高就业为导向的改革措施,如完善公平竞争的体制环境,增强市场信心,让市场来扩大就业。

 首先要增加今年高职扩招,为“中国制造2025”准备技术性人才;其次,重点集中在以增设5G基站、特高压、物联网、轨道交通和战备目的为龙头的基建投资,调动民间投资参与的积极性,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增加各种战略物资(尤其是各种导弹等拒止武器)的储备,随时应对可能到来的机遇,同时推动就业。

 7.准备国际政治和经济秩序重置机遇的来临。以国际大宗商品与美元挂钩的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即将结束,美国和美元国际信誉的衰落会不期而至。我们应积极准备各种预案,包括联合国、IMF、世界银行、WTO等国际组织的重组。

 8.要做好充分军事斗争的准备,打破美国故意挑衅、延缓危机的图谋。当前美国在国际上四面树敌,国际关系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坏局面,国内也是社会撕裂、两党纷争。因此,美国可能采取更加“积极”的战略攻势(美向来以为“攻击是最好的防御”),除了在中国周边挑起事端外,最有可能的就是激化台海紧张局势,以“攻击”姿态转移经济颓势。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台湾在可见的将来依靠和平统一已经不太可能,迟收不如早收,对此我们要做好“今夜就能武统的准备”,将计就计,实现我国地缘战略上质的突破。



(作者单位:美高梅4858财政科学研究院)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