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全厚 ▏为实体经济提质增效是财政金融政策的向心力 - 专家视点 - 美高梅4858财政科学研究院

美高梅4858财政科学研究院

您现在的位置:美高梅中文版 > 研究成果 > 专家视点 >

赵全厚 ▏为实体经济提质增效是财政金融政策的向心力

美高梅手机版登录:2019-07-10 点击次数: 字体:

 近年来,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和实体经济的高杠杆率困扰着财政金融政策的施行。即,一方面,需要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纾解经济下行压力;另一方面,需要防范实体经济风险,有效实施“去杠杆”和“稳杠杆”。因此,需要围绕实体经济的提质增效,创新财政金融政策及相互之间的协调。

要为实体经济发展维持相对宽松的局面,但又不能陷入“大水漫灌”状态

 财政和金融是经济的“闸门”,共同维护社会总供求。一般来说,除非经济处于过热状态,实体经济的发展需要适度宽松的财政金融环境。这有助于维持正常向好的市场预期和必要的流动性。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和国际贸易摩擦升级,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客观上需要财政金融政策适度宽松,激活内在潜力,支撑实体经济发展。但实体企业的高杠杆率又迫使财政金融政策适度节制,不能“大水漫灌”,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如何把握适度和掌控节奏不仅涉及到财政金融政策的创新,也需要相互协调机制的完善。

 2017年以来,我国在继续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的同时,为了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财政政策趋向于收紧地方政府性融资政策,尤其是规范地方政府投融资行为,严控地方政府违规举债行为,督促融资平台加快转型,遏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和加快化解存量隐性债务。金融领域也趋向于加强监管,防泡沫、去杠杆,货币政策边际趋紧,金融机构表外融资通道收窄、贷款加速回笼。财政金融防风险措施的“双趋严”容易形成“风险处置中的风险”,一定程度上抵消了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的功效,加剧了经济下行压力。20188月,中央作出以实现“六稳”为目标的政策适度调整。这说明,在“稳经济”和“防风险”兼顾的情况下,财政金融政策必须把握好度、把握好节奏。

 从2019年一季度的情况看,GDP增速6.4%,较前期持平。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在财政及金融逆周期调控提早发力的情况下,经济增速总体平稳,好于预期。但同时,财政金融发力企稳经济也提升了实体经济的杠杆率。据有关机构测算,2019年一季度实体经济杠杆率上升了5%419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重提结构性去杠杆,首次提出“注重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办法稳需求”,就是说当前及未来要更加注重通过扩大有效供给、提升供给质量、促进经济转型等方式创造和稳定需求。就财政金融政策创新来看,就需要逐步摆脱对单纯“需求张力型”工具的依赖,更好地处理“稳经济”和“防风险”之间的关系。为此,下一步的财政金融政策不但要注重总量维护的适度性,而且要探寻如何通过触动供给端优化提升的路径、工具来维护总量的适度性。所谓供给端的优化提升,很大概率是直接指向实体经济的结构优化和效能提升。

根植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程,创新财政金融政策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从供给端发力,在改善供给结构、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的基础上实现供求均衡发展。单纯需求总量管理容易造成在总量扩张过程中掩盖结构性失衡的问题,容易形成结构性过剩和不足,不利于促进实体经济可持续、高质量发展。这也是2016年以来通过“三去一降一补”措施达成“抑长线、补短缺”的原因。

 在完成阶段性任务的基础上,“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已经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要求。即,不仅要巩固原有的改革成果,还要在增强微观主体活力、提升产业链水平、畅通国民经济循环等方面继续深化改革。这不仅要求财政金融政策更加贴近供给端,而且要围绕激活实体经济活力、促进产业高级化、通畅国民经济从生产到消费的各个环节等方面重点发力。.

 财政金融政策措施的创新需要确立基于市场、塑造实体企业的市场经济主体地位、梳理产业链流程等方面的政策需求,以减少行政干预、激发创新理念、培育企业家精神、打破旧体制障碍、理顺各方面经济利益。财政政策尤其要注重对民营经济的一视同仁,密切关注“三农”、中小企业税费成本的有效降低和融资信息、信用补缺(如征信、担保),基于市场化方式不断创新财政收支工具(如补贴和税收优惠等)支持创新创业等;金融政策要注重通过结构化工具创新,为支持实体经济精细化配置金融资源。货币政策要用不断精确化的结构性工具,如定向降准、定向再贷款和再贴现、常备借贷便利(SLF)、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抵押补充贷款(PSL))等,努力矫正深受金融抑制和金融排斥的实体经济领域,将更多的金融资源向服务于“三农”、小微企业、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等领域的金融机构、金融市场倾斜。信用政策要注重逐步打破国有金融垄断、激活国有金融资源的市场化配置,要与政府财政政策密切协调,借助财政政策的导向和助力,以市场化方式,将必要的金融资源切实导入国民经济需要提升和畅通的领域。

防风险、去杠杆首先注重的是促进高质量发展

 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必然是以可持续发展为基础的。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当前经济高杠杆运行状态下需要尤为关注的节点。实体经济的“结构性去杠杆”要把握“稳中有降”的导向,要防范去杠杆过程中节奏失调加剧风险暴露速度或引发新的风险。

 从实体经济的杠杆率的数学拆解来看,决定杠杆率高低的因素一方面是实体经济债务规模的不断上升,另一方面是高质量的GDP规模(因为低质量的GDP规模不能实现完全市场出清)。因此,防风险、去杠杆首先注重的是如何促进高质量的发展,扩大有质量的产出规模;其次要注重减缓实体经济的债务增长。如果能够确保实体经济投资的有效性和提高投资绩效,就能够实现实体经济债务增长速度低于高质量的产出增长速度,杠杆率就可以呈现出“稳中有降”的良性格局。这也是财政金融政策协调进行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基调。即,不能为了防风险而单纯追求去杠杆,而是要将其与实体经济的高质量产出绩效相联系。

 财政金融政策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中的政策协调要密切关注高质量产出领域、企业的资源配置,也要积极探索夕阳产业、僵尸企业的金融资源渐进性退出机制,实现有进有退、有增有减的动态调整机制。为此,也要不断探索财政金融政策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过程中的“松紧搭配”和“结构性政策工具的互联互补”等方面的创新机制。  


Baidu
sogou